在时光交替的圆石滩上 经典车汇聚一堂

2019-08-28  来源:名车中国

每至入秋时节,世界各地的富豪与名媛总会不约而同地聚集在美国加州西海岸的圆石滩。但任凭他们名气再大,也不足以喧宾夺主,因为这里是经典车的天堂。圆石滩优雅竞赛(Pebble Beach Concours d'Elegance)大概是这世间最具特色的经典车活动,没有庞大的场馆、没有安排紧凑的发布会,每个人在这里说说笑笑,单纯地享受着汽车带给他们的快乐。

圆石滩车展被定义为全球著名的顶级经典车盛会,能够站在这里的每一辆车都禁得住细细地品鉴,我今天的任务就是把屏幕前的你,隔空带到这片属于汽车的净土之上。

上图是本届圆石滩车展的最佳车型——1931 Bentley 8 LiterGurney Nutting Sports Tourer。这款车有多稀有呢?目前,全世界仅有两辆采用了Gurney Nutting设计车身的Sports Tourer。如此殊荣,或许才称得上宾利百年最好的生日礼物。

在圆石滩车展上,没有绝对的主角,这辆1927年梅赛德斯-奔驰 AG Model K Fleetwood Roadster是现今世界上仅存的一辆K型Fleetwood了。跨越将近一个世纪,它车前的三叉星依旧泛着耀眼的光芒,而这也不过是圆石滩车展中的惊鸿一瞥。

有趣的是,圆石滩车展上并不只有那些被收拾得干干净净的老爷车,一些不加掩饰的岁月痕迹背后,还藏着些不为人知的故事,比如这辆1966年的玛莎拉蒂SpA 5000 GT Coupe。这辆V8 GT Coupe是当时玛莎拉蒂在制造超跑方面的一个大胆的尝试,它的设计方案与伊朗国王穆罕默德·礼萨·巴拉维还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照片中这辆车的车主本是一位意大利商人,而后它被转卖到了沙特阿拉伯。不知道是不是第二位车主忘记了它的存在,从那之后,它便一直停在沙漠中未曾被驾驶过。时至今日,它的表显里程也不过15561公里。从它身上,我似乎看到了新与旧共存的和谐。

说到新与旧的共存,我也该介绍一些圆石滩车展的另一面了。除了经典车,概念车同样是圆石滩优雅竞赛的一大看点。当经典车与概念车“共处一室”时,你会有种错觉,就好像这些概念车从经典车身上窃取了些时间,圆石滩的时空也因此达到了微妙的平衡。

在欣赏概念车之前,我们先看一看相比实体车型更“概念”一些的它——迈凯伦Ultimate Series Roadster。就在迈凯伦刚刚发布了迈凯伦GT与迈凯伦Speedtail不久,这款定位于塞纳与Speedtail之间的Ultimate Series便横空出世,它有着迈凯伦一贯的“长尾”式的设计风格及碳纤维车身,其它信息还有待公开。迈凯伦表示,这款车将在2020年上市,限量399台。看来“人们永远无法买到最新款的迈凯伦”这个说法不无道理,迈凯伦太高产了。

看完概念,我们在说说一些看得见摸得着的车型——布加迪Centodieci。看着迈凯伦疯狂地推出新品,布加迪也不甘示弱,不过这款致敬EB110的概念车,可没少遭到网友们的吐槽。从性能上看,可输出高达1500马力与1600牛·米的它,不可谓不是一头怪兽;从外观上看,它就更像一头怪兽了。针对布加迪最近开始“炒冷饭”的做法,还是留给广大网友去讨论吧。

圆石滩车展阵仗浩大,我所介绍的这些车型也不过是九牛一毛。如果你还有什么感兴趣的车,欢迎在下方留言,我们也会积极地加入到与你的交流中。


责任编辑:名车中国